公司就给发工资;但谁也说不清楚
2020-06-24 17:4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在煤炭去产能过程中,维护员工利益非常重要。目前,人社部等部门关于煤炭行业去产能的配套文件都还没出台,各地方、企业,有的已经开始进行人力改革,有的还在拖延,其中不少不规范的地方应当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

免责声明:

除未公布政府补助确切数据的阳煤集团外,其他六大煤企获政府补助共达56.83亿元,相比于2014年增加了21.5%。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85后的李潇是山西省属七大煤企之一晋能集团的一位普通员工,她告诉记者,公司一些年轻人选择了离开。“我们科室的五个人走了三个”,李潇说。2014年底至今,李潇所在的晋能集团旗下一个子公司因为行业下滑和体制改革,公司收入几乎断绝,不得不依靠政府补助度日。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数据显示,在煤炭、钢铁两行业供给侧改革职工安置过程中,将有180万职工被分流,其中煤炭行业约130万人。

根据华创证券近日发布的研报,七家煤企存量债券规模共计2232亿元左右,一年需支付利息127亿元。

“之前企业效益好的时候每月能拿到3000元,之后一降再降,现在只有1296元,而且今年1月以后就再也没发过。”在山西焦煤集团旗下某公司工作多年的张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还不到退休年龄的她,和多名同事一起,被列入了所在公司的分流名单。

位于太原的一位煤炭电商负责人表示,“有的民营煤企就比较灵活,现在开始积极将自己的业务链往下游延伸,自己送煤去下游企业。”

不过,即便融资渠道有保证,煤企的利息负担也急剧增加。同煤集团2015年合并利润表显示,营业成本项下利息开支从2014年的308.14万元增加到了2015年的3173.98万元,翻了超10倍。同煤集团承认,利息开支大幅增加正是因为融资规模扩大所致。

李锦表示,在现金流恶化的情况下,山西提供350亿元增信担保是不得已而为之。目前来看,山西煤企借新债还旧债的情况已经比较普遍,但这只是将矛盾往后推移,将来可能产生大麻烦。山西省政府应当将具体煤企、煤矿分类,坚持“一企一策”,对一些“僵尸煤矿”不应继续输血,而应采取破产重组的方式解决其债务问题。(赵毅波)

在晋煤集团发债不久前,山西煤企在公开市场密集出现了两起债务违约事件。

4月6日,中煤集团子公司山西华昱宣布,一笔6.38亿元的短期融资券违约。4月8日,安泰集团发布公告称,截至当日累计债务逾期3.9亿元。

自2014年年底开始,过剩产能行业陆续开启了一轮人力资源改革。企业展开停薪留职、内部休假、转岗分流等分流安置措施。

今年2月,焦煤集团旗下西山煤电宣布,2016年计划转岗分流12517人,在册人数降至83094人。4月,晋煤集团发布人力资源改革意见,提出自然减员一批、依规退出一批、自愿离岗一批、接替非在册人员一批、新项目分流一批、对外输出一批等分流模式。

“公司承诺,只要政府发补助,公司就给发工资;但谁也说不清楚,公司还能发多久。”李潇说。“如果不是因为怀孕和政府补助,我也走了”,李潇无奈地说,在公司展开人员分流之后,还在哺乳期的她选择了暂时留下,等孩子大了再做打算。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5月12日,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表示,有关去产能的财税支持、职工安置等配套文件已印发,专项奖补资金管理办法将于近日印发。

大幅度的人力资源改革已取得部分效果。2015年,王刚所在同煤集团业绩有所好转。该年,职工薪酬同比减少21.5亿元,管理费用大幅降低,导致去年净利润亏损额缩至10.8亿元,同比增加77.08%。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政府愿意出面“兜底”,但相比债务规模,350亿元效力有限。

上述政策很快落实为真金白银。5月以来,业界纷传山西省政府为七大煤企提供巨额增信担保,新京报记者自多位山西煤炭行业人士处确认了这一消息,具体数字共计约350亿元。

“之前矿上的煤炭主要走电厂销售,但现在电厂的销路基本断绝,我们矿上大部分人都被公司放假了,大半年没去矿上,矿上只剩下一些科长值班”,王刚说,“以前效益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拿到3000元,之后降了几次,降到不到2000,接着就是一年多没发工资”。

而张女士所面临的命运抉择,在这轮去产能改革中并非个例。在煤炭大省山西,困境正传导至企业的资金链上,山西煤企普遍陷入债务压顶的局面。截至5月12日,山西七大国有煤企财报出齐。新京报梳理统计后发现,2015年底七大煤企债务总额较前一年增加千亿规模,达到1.1万亿元。

“以前煤矿都是坐等客户自动上门采购,现在仍然有大批煤矿还是这样,宁愿不卖出煤炭,也不愿意探索新模式”,这位负责人表示,“现在煤企几乎全部都有资金问题,但只有个别是在探索融资渠道,而且基本都是民企,国企的日子毕竟好过一些,有政府支持”。

事实上,就在上述《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施意见》发布几天后,晋煤集团的债券“16晋煤债01”完成发行,票面利率高达6.80%,远高于当日同类5年期aaa级企业债3.68%的收益率,溢价超300个基点。

李潇所在的晋能集团合并利润表显示,其在2015年获得政府补助高达16.07亿元,比2014年的6.64亿元翻了两倍多,是山西各大煤企中增幅最大的。

在此情况下,部分企业开始改变经营模式,从行业下游寻求资金补充。

在家赋闲的王刚终于坐不住了,他来到一家房地产公司做起了中介。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742777.cn安徽省黄山市找园食品有限公司 - www.742777.cn版权所有